摘要:区志航:我们为什么要创作?创作的动机和出发点是什么,最终实现了没有?我们创作的艺术的可能性等等这些东西本来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我们过往的社会好象一直给摄影家形成了规矩:你拍完东西,就交给别人了,它到底怎么成长,就看它遇到什么策展人,到了今天互联网时代,我觉得互联网极大的影响这个社会,也一定会影响到艺术,也包括艺术的概念、艺术观看的方式、和艺术的成长。

主题:《他乡》主题摄影展的摄影对话

时间:2015年4月12日

地点:广州289艺术空间

作者:李东

主持人:区志航

嘉宾:陈扬陈帆、王少波等


IMG_1206.jpg

主题:《他乡》主题摄影展的摄影对话

时间:2015年4月12日

地点:广州289艺术空间

作者:李东

主持人:区志航

嘉宾:陈扬、陈帆、王少波、

区志航:李东《他乡》的个展,昨天开幕了,昨天下午也进行了研讨会,大家谈论了很多,今天算是一个很随意的,直接交流的对话或者是座谈。我介绍一下今天的嘉宾,李东是这次摄影展的作者,这位是陈帆老师,既创作也写批评,也写小说。这位是广州人不认识他都不是广州人了,现在新广州人也认识他,陈扬,一个特别有自己态度的,在南方他是很有代表性的人物,不仅做电台,做电视,一直到现在在南都六年时间,每天一篇他的文章。要知道,偶尔写东西没有问题,但是天天写,实际上坚持一段时间会发现,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他能做到这一点,我想别的就不用说了。至于说他里面的态度,不仅代表了他的观点,也代表大众的态度,我们对官方的建议批评能够在他的专栏中不断的得以表达,我想这也是创造了奇迹。我们这个国家是不太愿意接受批判的,但他在那里可以这么做。当然他也有教训,在电视台说了许多真正想说的东西,当中不乏批判性。

这位是王少波老师,他自我介绍是四不像,既不像中国人也不像外国人,在这个过程中,他对文化、艺术,国内外的艺术都有深厚的了解,精通英文和法文。去年李东在欧洲的巡展中他起了很大的作用,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媒介。

我是区志航,裸体俯卧撑的作者,我们在以不同的方式做相同的事情,都是希望这个国家好,希望这个民族好。我觉得这是一种担当。

我想,一开始让李东讲一讲,在这个过程中大家自由发言,有什么问题也可以直接提出来。下面请李东介绍他拍摄的初衷极布展时的想法。

IMG_0954.jpg

李东:我们的现代化,城市化就是当代非常强烈的一个内容。其实城市化和现代化有一点像十八世纪中,十九世纪中的欧洲,和20世纪初的美国,这个阶段都是这样的。文化、哲学都是在这个大变化中产生,所以欧洲在一战之前,不管是文学、艺术、哲学、思想达到了巅峰的状态。中国现在在城市化现代化的阶段,但是我们比他们的体量更大,因为我们涉及到十亿农民进城,十亿是什么概念呢?是全球六分之一的人口,是非常庞大的群体,所以我的镜头就对准了这个群体。他们怎么进入到城市,在这个城市生活过程中产生的哪些碰撞,问题。

我从2011年开始拍这一组照片,经过后面慢慢的梳理,发现我拍摄的这些人在广州都住了十多年了,他们求生存的过程已经过去了,现在慢慢的开始求发展,这个时候,他们的精神上的挫折感就变得更加的突出,在这里到底打拼为了什么?这么辛苦为了什么?我们自己的家园到底又是在哪里?这是我拍摄的出发点。

接下来我再介绍一下我的策展思路。

区志航:我插一下话,实际上作品如何呈现是非常重要的,这往往体现在策展人的策展理念之中,这一次是你自己亲自策展吗?

李东:是的。不过,陈扬老师在这方面也提了很多有建议性的意见。

区志航:关于布展,作品如何呈现,包括作品的大小,当然还有拍了这么多的照片后的选择,都是煞费苦心的。

李东:对,这次展览我觉得是呈现一个社会问题,或者是纪实的摄影,纪实摄影往往不太适合在展厅,或者画廊、以及这样的艺术空间里来展览。因为纪实性摄影更多是叙事,在这种展厅里往往是不太适合叙事的。所以,我在探索怎样有效地在这里呈现我这个纪实性的摄影上,煞费了苦心。最后,我找到了展厅和互联网微信平台的结合,让展厅和互联网上的微信平台各扬其长,共同构建我这次的这个展览。展厅里适合大家来注视和冥想,在这个空间形成了主观性表达,这是展厅、艺术空间的一种体验、欣赏模式。所以,我用了7幅3米x2米和3幅2.1米x1.4米的和14幅1.5米x1米的更倾向于主观表达的作品,而且为了避免信息对影像的锚固,我对展厅里的作品都没有文字的说明。但纪实性的摄影很关键的是它准确的信息量,它说的准确的故事,所以我又发挥了互联网的优势,因为在互联网上人们更喜欢有故事的阅读。所以,我为了这个展览,专门开辟了一个微信公众平台,来用图片故事和视频、录音的形式深度地展现这里关键的十家人的故事。所以,我用这两种方式各扬其长,共同来展示这样一个展览。当然,我在展厅里形成了一个相当封闭的影像室,播放我把这十个家庭的故事制作的多媒体影片,但展厅固有的音响效果,还没有和这个片子吻合得好,我采访的录音反而成了噪音,所以我关掉了声音。这也是结合了陈扬老师给我提了建议,就是动画,视频,包括录音,在展厅里这样地叙事。这就是我的总的思维。

另外,在观众的观看流程的引导上,我是想把大家引导到那个空间,就是那张室内人物对视我们那张,在它4x6米的平面里营造一个体验他们生活的空间,让大家身临其境般地体量一下生活的空间,并和他们对话。同时,我也是从两个方面来引导至这里的:一个是墙上的大画幅的照片,它是一种有内部逻辑递进式的说事,每张图有一个侧面的述说,但是这里面有内在的逻辑,等一下我给大家说一说,这个逻辑会引到那张照片上去。

同时我又从另外一个方面引导大家到那个空间里去:悬挂着的这十张家庭的作品,每一个家庭选择一张最典型的作品,这些都是人物在自己家里的环境肖像,最关键的是和微信公众号上的图片故事是联合起来,微信公众号里面有它的图片故事和图片说明,要完整地看明白要把这两者结合起来。然后,随着这十张图的牵引来到这个狭小的空间,来体验、对话。

研讨会“演播台”背景墙上的这些图片墙,是对这个展览更多信息量的支撑,也是那些十个家庭的图片故事里的部分照片,我们身后这两幅就是展览的结束部分,这就是我布展的思路。

区志航:其实我们都会碰到展览的问题,以往谈的问题可能是这个照片怎么拍?内容怎么样?你觉得他的展览,是他的一厢情愿?还是他实现了他展览的初衷?借此机会,我想两位陈老师说一下。

   

陈帆:他在布展的过程中我已经来到这里,我也在思考,如果我要办这样的摄影展要怎么办?有启发,后来越来越清晰,从他的图片墙就可以看出他的构思,这种构思我觉得蛮好,以前按照传统的展览镜框最多12寸一排就完了。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跟大家说说,有一本书叫《体验经济》,我非常爱,虽然讲的是生意,,去考察超市也看出一个问题,你怎么进超市?其实进超市跟进画廊是一样的。他有规矩的,你把这个规矩找好了,多大的超市你都能逛好,点、线、面就出来了。李东的展览给我的启示就是,下一回我的展览我也要这样做。我们的体验就是一切,里面还有一个互动,进入体验过程中,你就开始互动了。

陈扬:从布展的角度讲,先还不敢得出一个结论,我只是说一下个人非常狭隘的想法。这个展他有两点,第一点他没有把自己的摄影作品作为神品放在神台上,一般的摄影展都觉得自己拍的是神展,甚至加油画框,一幅一幅间间隔很远,但是这里没有作为神品,尤其是这个图片墙,他让观众我觉得是可以走过去看的,然后他会唤起观众的回应,这个我见过,我知道在哪,不会把它当成一个神品来看。

另外、他的平面感比较强,大和小对比,大的有这些,小的用小的一张张拼起来。另外我们也注意到间隔,实际上这几幅悬挂的照片,它是形成了一个视觉上心理上的隔断,一般做展览,很强调动线,参观者移动的过程中这条线是什么样的,你给人家什么体验,这样的悬挂比较广义,在视觉上和心理上形成了隔断,但是却没有终止这些感觉,这就看出李东的用心所在,但是效果会不会很理想呢?也许一个大的展厅会分割成相对几个小的空间,但是情绪的发酵个回旋会更好一些。

   

我看展,判断是我从走进展厅的位置就有基本判断,它的布展给我们回应是什么东西。如果说从这个角度来看,我的第一感觉是太密了,中国人的审美要不就是密不透风,要么是疏可跑马,走一个极端。从一开始看进来的感觉每一个地方太密了,整个展览没有气孔,这个题材并不是让人愉快的,正因为不是让人愉快所以必须要有气孔,所以这方面我是有一个问号的。

另外,按照一般的经验,觉得空间小,如果画面大的话,间隔比较大,这样的大才有意义,因为这里的空间显小,如果空间小,画面又很大,同样达不到一个所谓的喘息,思想思维的停留。我们知道,在密集的地方我们本能的反映不是停留而是快步的通过,因为他太密了我受不了。所以我会提出这样的感觉。

在构思方面,我比较欣赏最后的一个空间,因为他三面墙都是用大照片,而且都是室内的,有某种相似的地方,场景是双层床,是典型农民工住的地方。李东创造了让我们走进他们很实在的空间,但是很遗憾这面墙突然变成了户外,如果这面墙也是室内,或者相类似的东西,我觉得这是整个展的一个亮点。

我们不防把两边所有的东西看成是一个城中村,这些劳动者他们工作的环境,比如说他的名字叫城市,那个空间是他们的世界,你不是要强调《他乡》的感觉吗,只有这样才能强调出他乡的感觉。如果是按照梳离的原则布展,我会把外面两面墙所有关于室内的照片都撤掉,而里面非常狭小的空间是他们的世界,走进去让我们体验,视觉和心灵的体验,这是我非常主观的评价。我自己做也不见得做得好,因为批评是容易的,创作是难的。

IMG_0982.jpg

王少波:我本来是想听听,从昨天到现在,我特别想听听观众的反映,我对李东的东西比较熟,听了陈扬老师说的这些,陈扬老师作为专业的策展人提了很多专业的要求,我说一下自己的感觉。

我对李东的作品比较了解,他这方面是有一些被动,原因是什么?他最初的展览不是在这个位置上,是在楼上,楼上的空间比这个大概要高两倍,他老早跟我说的时候,我的大照片要适合大的场景,这个构思是对的。但是一下子逼到这个小空间,太密集了,但是这个问题陈老师的观点供大家参考。我最关心的问题是,我跟他沟通比较多,从他拍一组作品开始,有的时候我们毕竟不是摄影师本人,对你创作的思路肯定是有不同的看法,我们只能说提一些有用的,李东是理工男,太理性,太有条理性了,有时候是优点,有时候却是缺点。你的东西没有被公众接受的时候,你的作品很容易孤芳自赏,就是说他是不是一厢情愿?还是他的想法为在座的诸位所接受?这个问题我一直想听听大家的想法。

大家进来看展览,如果是第一次来,你肯定有一个最直接的想法,你要琢磨一下,他是不是达到了给你提供了和李东所提供的期待值是一样的?做到了这个没有呢?

我觉得,如果进来有窒息感,除非你的作品想要给人造成这样的概念,那么你就成功了。李东的作品是不是想这样?我们要来分析,如果不是想这样,就要做调整。

李东他的思路要表现十个家庭,我最担心这个问题,李东这个问题后来解决得比较好。我说一下初期的感受,一样东西出来之后,必须要让人家感兴趣,要能打动人。因为现在是信息爆炸时代,你们接触的信息很多,很容易就被淹没掉。

你们来的以后,比方说我,作为最初级的,我今天来看展,关注外乡人的摄影,是否领会到了作者的意图。比如我没有打开他的微信,没有看互联网,我没有看每个家庭的故事,他这个就是说,没有100%的达到他所期待的效果,这是我的一个看法。这个问题怎么办?下面要不要继续关注这十个家庭,为什么要关注这十个家庭,现在每个人都是手机时代,为什么他要打开你的图片看他背后的故事?

这个发言权要留给大家,看了这个展之后,你愿意在互联网打开看这十个家庭的故事吗?

区志航:大家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作者很需要你们的反馈。

观众发言:我刚进来的感受,觉得有一点密,认真看了之后觉得图片之间,我个人感觉逻辑不是太强,比如说这一张是车站到这里是很大很密集的城中村,这边也是,我就想,是对应还是什么?这两张照片联系是什么?我不太了解故事,我就会思考,到底作者想表达什么样思路,想告诉我们什么。作为普通的观众,我是冲着这个主题看的,我来之前会自己先想一下,他会呈现什么样的感觉,他乡无非是城市里有一个外来者居住生态的环境,我来之后,看到了,特别是里面外来工的照片跟我的想法符合。

我还有一个想法,也就是呈现这个画面,因为我不太了解这个故事,感觉其实可以在电视和其他渠道也可以看到。作为一个普通的观众,如果不了解整个背景,想法就是我现在的感受。

陈扬:刚刚你讲的问题,我觉得感觉很敏锐,实际上这里犯了一个错,单个画面再加上另外一个画面,就变成了不完整的句子,展览也有展览的语言,有语法的。所以用一个小全做开头非常冒险,如果用全景式的,小全就要接大全,大全后就是句号了。两个大全又是相对应的,这个是对档,如果是对档,宁愿用特写。

区志航:你的感觉是很准确的,其实还是有一定代表性的。刚刚陈扬老师讲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在布展时一定要考虑,一定是从大到小,如果从小一直到大,实际上是慢慢的弱,因为越往核心的东西就越具体,通常开始会给大景观,然后不断深入进去。有时候仅仅考虑到为了好看,错开,却忽略了作品之间的内在逻辑性。

观众发言:偶然知道这个信息,然后想学习摄影,我是这样来的。你们都是专家和专才,其实都很专业,我只是提两个建议,关于布展的建议,第一、我身边的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而且都是摄影爱好者,也有对这方面研究的,但是他们不知道,你们在什么渠道推广了这个摄影展?有没有推广?

第二、你们刚刚谈到了布展,我就发觉是不是有一些文字性的介绍,在画的旁边会更好。当然一幅照片人家一看,可能有一些专门研究的人马上会知道他要表达什么,这是什么家庭,什么情况,它的处境是什么样的,有一个文字说明,我们马上就知道这个情况是什么个情况了。

区志航:因为李东老师认为有互联网,他可能某种程度超前了,他觉得这些可以上网看,他的微博微信里面有。作者也许有这样的考虑,也提供了这些信息的查询,问题是有些人不知道,或者到这里来,大家还是习惯直接想看相关的说明。

观众发言:我是一个刚毕业的设计师,李老师展览的十个家庭,你很重视,观者感觉不到,给不了观者一个入口,你应该给我们二维码扫一下,刚刚先生说照片配文字,我看了很多画廊和艺术展,看照片后根据自己的思维去理解,这会比较好。

区志航:没有图片说明,我进来的时候,也觉得有一点奇怪,但相信没有图片说明肯定有他的想法。

李东:纪实摄影肯定是要有文字的,但是文字我会抹掉,因为上一次的广州非洲人街的展览是有文字的,这是老思维,为什么我这一次相对来说从展览上有独创性,这个独创性大家有没有接收到,这是一个问题。纪实摄影,如果有文字在现场,会锚固住大家的思维,因为这些现象和背景不像我们对非洲人的不了解,我们多多少少都知道这些图片的背景,而用文字锚固住图像,这不是展厅的体验方式。每一个照片有它深刻的故事,要慢慢看,为什么我要把这个照片放这么大?摄影的优势在于细节,他和油画,和其他艺术品最突出的优势在于他的细节,怎么样才能展现出他的细节展现出来?所以摄影必须是大尺寸的。如果是摄影拼艺术氛围永远是拼不过绘画的。所以说这是我的独创性,我的独创性在哪,就是和互联网结合,跟微信结合。展厅是展现视觉的冲击,对画面慢慢的体验,从画面搜索信息慢慢体验他,这是展厅里的阅读方式。很多大的展厅就是一张很大的照片,他有很多信息在里面,展厅里的词不会很多。我改掉了一般的展览方式,一般的展览方式下面有文字叙述。

纪实摄影是描述社会问题,离不开文字的,因为他最重要的是他背后的故事,或者是他背后的那些内容展现,才让你更深刻的体会他,上面的含义。但是这个东西信息又不太适合在展厅里展出,这是纪实摄影进入展厅很大的问题。博物馆是说事,而纪实摄影是叙事。说事方式是观众结合你自己的背景你自己的经历来感觉的。所以我核心的主线是这十个家庭,这十个家庭从不同的地方来,不同的发展经历。我新的想象就是借助微信平台,因为微信公众号,只有在中国才是现实的,在欧洲展了三个月,我的出发点也是想这样,因为我拍那组照片时也有很多故事,本来想展现网上,让欧洲人一扫二维码就知道。但后来发现不现实,欧洲的智能手机推广得比较弱,他们不太习惯用智能手机,而且二维码他们用得更少。

原来我们没有阅读习惯,西方人有阅读习惯,读书,现在改不过来,还是读书,读报纸,中国人大部分没有阅读习惯,一上来就是手机,信息量很大,这也是我们的后发优势,为什么马云阿里巴巴这么快发展,这跟我们智能手机发展普及有关。这次我借助微信,因为说故事,手机上,互联网上看故事是他的强项,腾讯他们的新闻,打动的不是单单的照片,往往是一个故事,一个感人的故事,他在网络上是非常厉害的。所以我就结合网上的优势。

所以我在宣传的时候一直都强调,互联网,微信是我们整个展览的一部分,是密不可分的。在这里,展厅进来的展览主题隔墙上,就有我的这个微信公众号的二维码,而且还注明了一行字“扫一扫,读图片背后的故事”,看来,我的这个宣传还是不到位,没有让大家了解到这个做法。在这个展厅,我希望你看到的是我用这些作品来完成的主观表达,这是我对这个“他乡”主题的自己的表达,没有自己主观的表达,就没有艺术家的价值。同时,你可以去验证我的主观表达对不对,你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上的这些图片故事和采访文字、录音,和你们自身的经验和看法,来决定是否认可我的主观的表达,我的说事。

区志航:其实这个思路是对的,李东的想法,实际上是代表了一个方向,但是现场大家会觉得好象并不一定能够达到这个效果,我就觉得他缺了一个媒介。其实这些东西就是有一个沟通的问题。如果是我做的话,我会考虑应该有一个作品名称,方便大家通过这个作品名称进入互联网查,如果有可能配上相关联的二维码,你在旁边还可以提示他,如果你想更多了解这个作品,请扫一下二维码。

我觉得方向是对的,结合是对的,作品的很多的东西不能在这里全部描述出来,怎么样呈现?有了互联网和自媒体,实在太方便了。互联网让我们对很多的东西都要重新的思考。还有一个是你的微信,微博的粉丝是多少,可能我们自己做足了,但传播有一个瓶颈和障碍,而在展览现场又得不到疏通,传递信息可能会打折扣。

如果我做展览,我有一个原则,所有的考虑是不是能够最大限度的凸现我的作品想要表达的东西,这当中有没有沟通的障碍,有没有传播中的误区,当然这里面可能有我刻意要的误区。

现在摄影的门槛已经很低,人手一部手机,基本上都有摄影功能,傻瓜机已经被淘汰。但我们为什么要去摄影?摄影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我特别希望说,李东是一个工程师,他为什么喜欢上了摄影?摄影对他的人生来说意味着什么?摄影对我们又有什么样的意义?拼命拍糖水片其实没有太多的思考,事到如今,仅仅吸引眼球是远远不够的。当然不吸引眼球也不行,不能引发关注,想让人思考便无从谈起。李东作为这样一个身份的人转型摄影创作并一发不可收拾,他可以对从事摄影爱好者怎样的建议?

IMG_1065.jpg

李东:摄影,特别是我们关注人文,关注社会,我们希望他最后表达的思想,它的观点来传递给我们,或者给人启发,或者给人感觉,是从这种出发点的。

摄影界以家来分有两种,一种是摄影家,关注感觉,一种是摄影艺术家,他关注他要说什么事,他的思维。艺术家到现在,特别是当代艺术家他必须是一个思想家,他要有观点。如果摄影作为爱好和休闲,那就是想怎么拍就怎么拍,只要自己高兴,心情愉快就可以了。

如果你想深入用摄影作为一种艺术,想传达什么东西,比如传达你的思想,特别是年轻人,如果你要搞摄影,因为现在学校讲的是当代艺术,教一种种的表达模式、样式,别人的表现方式,你去模仿、表达,造成很多的年轻人会有很多困境,他们叫装B的艺术作品。因为大家自己还没有思想,因为很年轻,还没有出社会,所以我是建议这些学生最好是先去搞报道摄影,这样真正地走入社会,了解社会,体验社会。当你深入的了解社会,或者是生活,还有一点是你首先不要想成为一位艺术家,你首先要养活自己,养活自己过程中融入了生活,融入生活你就有思想了,当你积累一定的时间内,你自己有思想了,你才开始用作品来表达。纪实摄影关键是要有思想,当你有了思想之后,即使是按照纪实的方式也可以表达出很有创意的当代表述方式,这是我的一点建议。

区志航:各位有没有碰到关于摄影方面想问的问题。

观众提问:李东老师,您刚刚说这些作品是十个家庭,你是怎么去跟他们交流,你要拍这个作品,随机拍还是跟他们生活一段时间再拍?

李东:拍人文和纪实摄影,最主要是融入他们的生活,比如我要拍这个家庭,首先要跟他怎么沟通,融入到他看见你能视而不见了,你拿着相机他不会紧张,摄影师融入进去,画面就会涌入过来。

然后,在融入过后,你就要等待机会,这个机会的把握就是你对生活的阅历,你对生活的感悟和你的思想,你有没有思想,每一个瞬间,特别是我们拍纪实的时候,信息量是非常重要的。你要把那些信息量展现出来,但是信息量的展现也不光是展现,必须让画面有趣味性,还有兴趣的集中点,这都是镜头语言的经验、技巧,实际上这是比较简单的,需要注意这些东西。

   

观众提问:做人文摄影,这种题材,涉及到你要开个人影展,肖像权的问题,你跟他们沟通过吗?

李东:这个沟通过。

观众提问:有没有反对?

李东:你能够拍出这种照片的时候,说明你对他的家庭已经非常融入了,关系非常融洽了。

观众提问:李老师,你个人的形象这么好,你要进入草根的调查,你是怎么样进去?怎么融进去?融入进去之后是光拍还是记?特别是有一些照片是家庭里面拍的?

李东:其实我有多媒体,没有展现出来,我这里面有录音,有时候要跟他说,他看到你录了一次他就知道了。一个要有录音,所以我很多故事是通过录音整理出来的,其实刚刚多媒体有录音,而且微信上有视频。

观众提问:你是一个人进去一个人做?

李东:就我一个人。当然法国的著名纪录片人米歇尔一直鼓励我拍纪录片,我现在还没有进去,因为纪录片对我还很复杂。融入是需要时间的,为什么我花四年的时间,本来想拍100个家庭,但是我拍了这么久只拍了30个家庭,能够展现出独特性的家庭只有10家,这就是它的困难。首先,就如做销售的,他有一个陌生拜访的过程,你怎么陌生拜访,这是每个人的技巧。

观众提问:能说来听听?

区志航:如果要有的话,这个技巧因人而异,因为每个家庭性格不一样,有一些家庭内敛,有一些很热情。建议加李老师微信深入谈。

观众提问:刚刚提到了男人坐在那不穿衣服那张作品,当时进去拍的时候,刚开始拍摄的时候,会不会有紧张的距离感?我现在看每个家庭都有很真实的感觉。

区志航:就是他没有防备,也没有心理障碍。

观众提问:作为大学生,年轻人很喜欢拍微电影,也想抓住比较真实的东西,您有什么建议?

李东:首先你要融入到这个家庭去,如果这个家庭警惕你的镜头在拍他,往往得不到好照片。比如说我拍他们,照相机就架在那儿拍,他已经把我视而不见了。这不是一次去就搞定的,是经过了很多次,不断一次一次的沟通,他一次一次的接纳你。所以才有光膀子都没有问题。

区志航:对,融进去很重要。在没有融进去之前,我觉得自拍是一个不错的方式,你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生活,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每个人都是一个个案,不可替代的,融入是融入对方,你首先得融入自己,我们对自己很多时候都不了解。陈扬老师是多才,方方面面都做,摄影也很有心得,也有自己的观点,你对大家有什么建议?

陈扬:我谈一下李东的摄影行为对当代的社会,和摄影热潮中有什么意义。

刚刚区志航也讲到了,历朝历代,人类文明史到现在,没有任何时期像现在,每个人都拿着手机,摄影他开始发明的时候,显然他是一个工具,到了后来他慢慢走上了神台,到了所谓的艺术,现在由于这个技术门槛大大的降低,成本大大的降低,摄影不可否认正从所谓的艺术,又慢慢的回到了工具性上,这个趋势要看到。

拍什么好?李东告诉了我们,去拍社会。你们的问题是集中在这里,你们的八卦心起来了,你怎么拍的?实际上,重要的是拍什么,去拍社会,当然广义上讲,摄影分为两大类,人文摄影和风景摄影,人文摄影到处都是人,有人就有人文,很多人用这样的态度进行摄影。李东的态度首先是关注了外来人,不管是黑人还是他乡人,他是以一个城市主人的身份,他去关注这个城市的外来人,这就抓住了非常重大的题材。原来同在一片天地下,每一个人,按照我们原来传统对人的分类,我们把人分为女人男人,分为老人、小孩,中年人,分成受过教育的人和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但是我们没有分你和他,我和他的关系是因为我作为城市的先来者,对城市的后来者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比如你尊重过一个送盒饭的人吗?

所以人和人之间的相互的关注,不关注的话,多看一眼,你做得到吧,他不光关注,还跟他住在一起,把他们的状况拍下来呈现给大家前面。已经有认真的做这些事情,这对所谓的街拍的意义,一个是天,一个地。街拍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李东拍一个光膀子的人坐在那。人生苦短,要做有意义的事情,李东是我的榜样,给我一个好的启示。

我看李东的摄影,这么多张,我最推崇是那一张,红领巾蒙着头上,明暗,光影处理都非常棒,这是我在全场选出来的冠军。

区志航:陈扬老师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我曾经说过,如果一个人的情怀不对,你的定位不对,你的技术越好,效率越高,可能那个事情越糟糕。这个是前提。李东有这样的情怀,而且在摄影门槛很低的情况,他走了一条关注社会的路,这也是我一直在各种场合,鼓励中国摄影人群,怎么动员一部分人关注人文东西,而不只是拍风光,我们不要沉迷于拍视觉的东西,我们身边这么多的人文,国家快速发展过程中这么多的事情,你为什么都没有感觉?

这个展览,当然这些作品将来可以慢慢走到更好,包括呈现的方式,拍摄的方式,我相信没有任何人说,我已经走到极致了,但是他已经有这样的情怀和方向,一个不是学艺术的人,不是学摄影的人,转向社会的时候用镜头专注了这个事情,我认为是了不起的。

我们说了很多,关于摄影什么建议,陈帆老师或者是王老师,又或者是在座的,我特别大家提问,希望大家的讨论更加激烈一点。

陈帆:我觉得有一点非常重要,他跟技术层面的东西还有所不同,就是公民责任意识和人格尊严,作为摄影者你玩可以,不步入这个领域可以,既然要进入这种层面,面对冷峻的审视这个现实社会。我们为什么要树立公民责任意识和人格尊严?这种态度很重要。如果你没有人文摄影师这种态度很难进入到家庭拍摄。

观众提问:我也是从个人的经历,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李东老师,我刚开始来的时候,我是一个他乡人,我也做过关于外来工的调查,但是我很想问的时候,你怀着什么样的情怀拍摄这些照片?觉得他们的生活很苦是吗?他们生活的条件就是脏乱差,你抱着什么样的情怀?

比如说这张照片,我看到了童趣,我们拍了他们,展示出来,只是一种同情吗?你是怀着什么情怀做的?

IMG_1157.jpg

李东:其实摄影的照片,特别是当代的摄影,他要研究很多符号性的表现,是图片的语言来表达,这里面有很多的隐喻。比如你提得这张用红领巾蒙住眼睛捉迷藏的这几个小孩子这幅,简单的隐喻是,我们当下体量巨大的城市化、现代化,人类的1/6人口都都融入进去了,这么前所未有的庞大的进步,到底前景怎样、有什么危险、歧路,我们都只能像这样如蒙着眼睛一样前行,大家都摸着石头过河。现在的摄影更强调符号性的表达。

   关于情怀,首先,我不太喜欢煽情,你看我的照片,情绪不会太大,这里面都是在说事,那十个家庭,这里面展现的照片是每个家庭里最典型,或者是我认为最经典的一个照片,展现在这里面,但是他背后的故事,他是从不同的地方来,不同的经历进入到城市,他从各方面,他都是不同的。如果是重复了,那就是我呈现得有缺陷。

    我原来是想以100个家庭,从100个不同的家庭侧面的呈现社会的变迁城市化的进程。当下最重要核心的是现代化的过程,城市化的过程,这里面反映了我们很多方方面面的问题,或者是内容,或者是变迁,纪实摄影也一个很大的作用,有很多文字的叙述和小说是经过了作者的理解然后呈现出来的,但是这个作者对这个社会到底理解透了没有,不一定,纪实摄影有这个好处,我可能只理解他三分之一,但是他这个照片有它自己的内容,他真实的内容。所以说我想呈现整个社会的变化,不是让你去同情这些人。

现代化的过程中,在大家都在求生存,求发展,改善生活环境的时候,这时候精神上的压力,身份上的焦虑还不是跟明显。比如这些农民工在广州已经居住了十年以上,他最主要的两个目标,就是回家修房子和供孩子读书,这几个家庭基本完成了这两个目标。只是借这个农民工的话题说这个事,对所有生活在这个社会进程中,都有很大的问题,我们辛苦的打拼是什么?我们生活的目的是什么?中国现在走得太快,我们是不是稍微停下来等待自己的灵魂赶上。这是我的出发点。

观众:可能我看东西太情绪化了,像李东老师这样的人太难得。

李东:我们以摄影家来分,分为摄影家和摄影艺术家,如果是摄影艺术家必须要是个思想家,必须要有思想,不光对社会的看待,不光是哲学上的,不光是社会人类学上的,你必须要有自己的看法,而且你的看法对大众来说是有意义的,而且必须有独到的见解。

艺术史,上次大家说高校应该怎么教?其实我们社会现在非常出彩,这时候就有点像一八六几年,一八五几年欧洲的现代化和一九一几年美国的现代化进程,你可以看到,文艺的中心那的时候在巴黎,后来又转到美国,为什么?是他的经济造成的,这时候中国就是这个状态,慢慢的中心会转移到中国,这是我的判断。

中国的艺术学校,你要教好这些学生,一个要讲艺术史,学艺术史,通过艺术史,你可以看到自己应该站在什么位置上,同时你要关注社会,学校应该怎么教,不应该教摄影的技巧,他应该做论坛,比如说现在出现一个热门的话题,公众事件,公众话题,学生你持什么观点,大家去争论这个,当学生在学校得到老师的引导的时候,能够引起这种争论,那他对于社会的关注和认识力度就会迅速得到加强。有了艺术史,有了社会的参与性,理解度之后,当进入到社会,就会很快的站起来。现在我们的教育很多是教模式,教技巧。

观众回答:您说的观点算得上大家之言了,我本身是学社会学的。

王少波:现在都在讲互联网+,你们真实的回答,回去后你们会不会看这十个家庭的信息,你们真实的回答。

    1:我会在网上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这个说明,他的情况。

    2、不会。

    3:不会。

    4:会。

    5:会。

    6:不会。

    7:会。

    8:不会。

    9:不会。

    10:我会,而且我会关注李东老师下一步的摄影主题。

    11:不会。

    12:会。

    13:会。

    14:会。

王少波:这是真实的。60%。这最重要的。大家都说得很真实,这有利于将来做得更好,所以我非常关心真实的数据。障碍在哪里?这是最重要的,有问题我们要解决问题。

观众提问:整个展览下来给人的感觉感染力不够,你的主题有了,你想带给人家什么感觉。放一个真实的你在他们家庭里面是什么样的互动,这样的表达你跟他们之间的关系,同时你有声有影,也可以带动我们的情绪去理解你想表达的东西,而且我们也会产生一种共鸣,这是我的感觉。

区志航:我们为什么要创作?创作的动机和出发点是什么,最终实现了没有?我们创作的艺术的可能性等等这些东西本来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我们过往社会好象一直给摄影家形成了规矩:你拍完东西,就交给别人了,它到底怎么成长,就看它遇到什么策展人,到了今天互联网时代,我觉得互联网极大的影响这个社会,也一定会影响到艺术,也包括艺术的概念、艺术的方式和艺术的成长。作品生成后还能做什么,这是很值得关注和思考的。由于时间不太够,我希望接下来通过各种渠道,或者平台,我们能够有机会去探讨这样的话题。李东老师的动机在哪?我的动机是大家关注社会基本问题,通过作品多少起一点作用,如果能起一点作用,所有的人都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做有力量的作品,我想艺术的力量就会变得强大,艺术或者文化改变社会的功能就会体现。一个国家的强大绝对不仅仅是经济的强大,或者是军事强大,而是文化强大,一旦文化强大,全世界都会尊重你。文化人特别受人尊敬,是因为他有思想,如果说我们能够通过李老师的摄影,也包括陈老师的建议,所有东西最终推动这个社会在文化、艺术创作方面有一个很好的启蒙、普及和成长,相信对于整个社会的人口素质和中国的国家力量一定是非常有意义的。

观众提问:今天我是摄影爱好者,今天来到摄影者,我是觉得李东老师做的,我不知道他想呈现流动人口在广州生存现状,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其实这个社会我们看到都不是真实的,中国现在城市化进程其实是一个畸形的,他带来的是很多,比如说流动人口问题,留守儿童,留守老人,跟这个主题结合,你的摄影主题可以做到更好的升华。李东老师在这一块能否做得更深入一点,甚至去做公益倡导,让更多人关注这些人群,更多的人关注这一块。我想如果李东老师继续拍下去,如果有兴趣做这一块,我能否参与到你下一步的工作中?

王少波:加李东老师的微信私聊。

区志航:今天的座谈会就到此结束,我希望李东老师的作品不断的发扬光大,影响更多,能够有更多的正能量。

李东:感谢大家的到来,谢谢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