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们,挤进城市,寻梦、打拼、焦虑、茫然,坚持中慢慢褪去铅华, 与周遭一道, 蝉变!

微信图片_20181106193925

_IDG9298-Pano


_DSC0323-Pano


_IDG9887-Pano-3


_DSC9594-Pano-2


_IDG1414-Pano


_DSC9723-Pano-5


1993年我从重庆调入广州工作。就挤在沙面那间百年历史的狭小隔间里。睡梦中还被十公分长的蜈蚣咬过。对外时常调侃“房间的确很差,但后花园很棒”。沙面这个后花园全国还真没有几处!经过几年的打拼,才慢慢站稳了脚跟,逐步过上了好日子。

10多年后,我拍登峰村的外来工、非洲人时,看到他们初来乍到的打拼经历都跟我相仿。再放眼看周遭,让我感到其实这样精神上的历程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共同的经历,我们正在经历人类史上最大的城市化过程,从农村走向城市,从乡土社会走向移民社会,我们和整个城市、整个社会、整个国家都在经历如蝉挣扎着褪去限制自身的外壳,让自己成长、质变一样,进行着“蝉变”。于是,我着手去拍摄这种精神成长的历程。

表现方式上,不同于我的《广州非洲人街》和《他乡》,这个专题里我强调大尺寸、方构图、慢门。

摄影的一大优势就是细节,而众多细节的清晰呈现,需要大尺寸,也只有尺寸到了一定大小后,情感和符号的意义才能凸显,让人感知。摄影又是一个集大成的艺术,可以将文学、电影、戏剧、绘画等艺术融合起来集成地表达。这就需要在一幅图片里融入更多的信息和情感,需要大幅尺寸的作品才能涵盖。在这个专题里的图片尺寸都可以至少输出2mx2m,甚至4mx4m。只有在大图片里其中的人物之间的关系,各个人物和环境的关系和隐喻,才会不被忽视。

对于方构图的选择,我想呈现出一种正规、正式、凝重的一种氛围,是一种经多方角力而带来的平衡、和周密思考后的呈现的一种仪式感。

摄影的优势是清晰,劣势就是太清晰。常常清晰得让人抓不住重点,让人没有了想象。而艺术的核心之一就是激活人们自己的想象、自己的思考、自己的辩证。我采用慢门,一方面是想让重要的部分清晰出来,另一方面是营造电影的动感。

这组作品还在进行中,需要在现实时空里,四处寻找“舞台”,等待人们“上演”,而我时刻准备着记录下精彩的瞬间。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