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仅凭影像让人记住历史是难担此重任的,但影像可以是人们回忆历史的引子和佐证。


就像现在我翻到童年时和母亲在一起的照片,母亲的容颜、慈爱的笑容、对我的关爱,都随着照片把思绪和情感带回了童年时光。

当然任何一张老照片都会带来些思绪,但却有很大的差异,有的会让你思绪万千,有的只会让你想起那么一点点。而对于公众的记忆、思绪,哪些又能在多年后让人们思绪万千呢?而对于公众的记忆、思绪,哪些又能在多年后让人们思绪万千呢?我觉得还是照片有没有抓住大家记忆里共同认可的东西,人们共同的记忆。即影像社会认识价值和文献价值取决于记录的是否在当时有代表性和时代符号意义。

怎样寻找到这样的共同的记忆碎片?要么摄影人就是当事人土生土长,给他记忆最深的,往往也是共同的记忆;要么通过文学的、社会学的资料,一个个地清捋出来,因为摄影拍摄的进程往往都落在了文学和社会学的后面,毕竟文字简单些,这样,摄影人可以踏踏实实地站在文人和科学工作者的肩上,其实,这有何尝不是我们的剧本!

那么,为什么是摄影而不是电影或其它的媒介?电影不能带回我们往日的思绪和记忆吗?

可以!但电影是主观、虚拟的,展现的都是导演想给了看的;但摄影不一样,照片上的东西都是真实的,可能你被照片里的某个“刺点”集中,而它可能是摄影师根本没注意的细节或者根本不在摄影师的主观表达的清单里。毕竟摄影师的主观认识是有限的或者是有缺陷的,摄影的表达和观看是平等互动的,都有其创造性。照片里的物件是真实地在那里,在那里就有它在那里的理由,就值得观看者去琢磨、去考究。

所以,纪实摄影必须是忠诚地真实纪录,摆拍、或摆弄画面内的布置,都会让画面失去被琢磨、被考究的价值。

张东的这些作品,就我的感觉,有不少已经达到被流传下去的水平了。个人认为经得起时间和空间筛选过滤的好作品,一定是在视觉上有强烈的感染力、在心灵上又能震撼人心、在大脑上又给人足够多的信息、线索。按此判断,这个影展中的第2、4、7、8、11、14、15、18、20、24、27、29、33、35、37、38、39、43、45张都有这样的属性,已经能富有艺术震撼力地为彝人留下耐人品味的生活记忆了。

还有一个问题值得琢磨:为什么要用影集,用专题摄影,深度专题摄影的形式呢?

摄影的特性还是一个瞬间性,最能和其他媒介竞争的就是它的某个决定性瞬间,一个瞬间就饱含万千。我们可以回过头去看看世界级大师流传的作品,最后有深刻印象的都是某一张照片,即使某个专辑再出色,流传开来的还是某一张照片或几张照片,大部分人不会记住这个精彩的专辑。

一剑封喉的决定性瞬间,一直是摄影的立足之本。但为什么还要用影集呢?

影像有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必须有扎实的数量积累,才能达到质变。即影像对彝人生活进行多侧面、多层面地记录,让人对彝人的生活有个切实的了解,在这些扎实的基础介绍层面的影像后,才能让人更真切地感悟到你那些发生质变的决定性瞬间。这就是众人拾柴火焰高,这就是众星捧月的方式。
所以,摄影专题的目的,还是要回到摄影固有的特性,一个决定性的瞬间,即众星捧月地托起那一张关键的决定性瞬间的份量。

这样,就说出了张东本集里编辑的缺陷,它没形成合力,没有造成众星捧月之势,没能好好地利用影集出版这这种特性。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