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这次行程顺利,没有遭遇风雨,按时抵京。




第二天中午饭后向聚集地安定门汇集,地铁里满目的消费品广告,让我体会到了生活在国际化大都市的生存压力。唉,痛苦往往来自内心的不平衡,来自于比对。



在等车期间,我们去扫了一下旁边的胡同。这里正在打造休闲旅游街,而且座落在雍和宫旁,老大爷这套购置了80多年的四合院已被评估超过五千万了,这附近的业主看来都是千万元户呀。沧海桑田呀。



没产权的住户就抱怨房子内的脏乱差。



不过,位置好,商铺旺地呀。



对于进城揾工的农民兄弟,哪儿都一样,只要有活儿。



都有摄影人的身影



开会的昌平特奥爱心农庄真是个惬意的畅谈的好地方。风和日丽,空气清新。



晚上,鲍昆老师为明天的会议进行了铺垫讲座,介绍了被世界摄影史忽略了的比布勒松更伟大的摄影家Willy Ronis,让大家大获其利。



渠岩先生开始了座谈。谈起他90年代在欧洲生活的5年里,最大的变化就是从“士大夫”变成了“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比“士大夫”更有社会的责任感。欧洲知识分子和艺术家对渠岩先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和启迪:他们首先是独立、深刻的知识分子,然后才是艺术家。作为知识分子,则首先具有社会良心和社会责任,敢于表达自己独立的观点和思考,并借助文化和道德上的号召力,监督政治权力。这也是当代政治赋予知识分子的权利和义务。“知识分子以研究知识与运用思想为生,是观念人和科学人,以未来社会的,人类良知的,理论上的思想,独立地批判既定的秩序。”独立知识分子在西方近现代社会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们不仅在政治和经济上深刻地影响着近代社会的发展,在文化和艺术上也肩负着道德导引的使命。

当代艺术应该是知识分子的艺术。对当代艺术而言,重要的不是它像以往视觉经验中的概念或形式,而是它在今天是否具有现实的批判意义和价值。中国现在经历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强烈而鲜明的文化特征与世界其他国家和民族有很大的共时性差异,混杂而愈发严峻的社会现实也与历史上的其他时期有很大历时性差异。急速的都市化发展,使我们习惯的生存环境迅速消失和荡然无存。如果还是对尖锐的现实和苦难视而不见,对迅速消失的图景麻木不仁,那我们就真的失去了对真理的追寻,失去了与崇高的联系,失去了对现实的感知,失去了对经验的把握。我们比以往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清醒”地迷失着自己,心知肚明地面对膨胀的艺术市场来生产和编造畅销的肤浅、虚假图像和符号。

作为知识分子,要身体力行,要知行合一,要单纯和坚强,在与人之间的关系中体验到人类的良知和社会的责任。而且,高贵的心灵比智慧更为重要。所以,知识分子和具备良知的艺术家,首先要有崇高的道德立场,不应在主流化的虚假趋势和市场导向下迷失自己。1980年代的当代艺术家是在被主流排斥的边缘化状态下艰难生存,今天的当代艺术家则已经全面主流化和市场化,丧失了坚定的道德立场和批判精神。所以,衡量一个艺术家的良知和底线变得异常重要,因为它涉及到对当代艺术、艺术家真伪的甄别。秉持“否定性”批判精神和原则的真正的当代艺术,永远是在主流文化的边缘产生的。所以,真正的艺术家现在还是要主动使自己重新边缘化。

从我做起,从自己做起。渠岩先生始终是这么认为的。有效的介入是需要智慧和勇气的,但传统知识分子的遁世和逍遥精神,以及在当代政治强权和消费诱惑下的“犬儒化”,使得中国文化现状中的知识分子往往缺少真正的介入和批判精神。更有甚者,还身怀狡猾的“三十六计处世哲学”,没有坚持真理的勇气,也没有从良知出发的坚定,顶多是对现实不痛不痒的打点“擦边球”。经常听到几乎所有的人对现实失去信心,对社会缺少责任,对自己缺乏勇气。如果都这样,那我们这个民族就真的没有希望了。只有我们每一个人都对这个社会富有责任,都身体力行,从良心出发,从自己做起,而不是都发一通牢骚就完结,那这个社会才能越变越好。




鲍昆老师对“景观摄影”的正本清源。如果用北京土话说“造景儿”比“景观”更贴切。同时,鲍昆老师批判了当下国人的重手段,轻目的的本末倒置的风气。



鲍昆老师讲述着人类如何被消费所绑架,耗尽地球资源。这种消费欲望的不断攀升,使得霍金忧郁地发出警告:地球只能支撑人类200年了。



当下不管是政府还是大众,以及我们摄影人,都往往都去谈论“手段”而忘了“目的”。摄影人比拼器材、比拼风格、比拼概念、比拼流派,就是忘了摄影用来干嘛?一张手机拍摄的7个月胎儿被强行引产的尸体,就足够震撼人心,抨击野蛮愚昧的人性。





学术主持人杜曦云先生,对当下的当代艺术和摄影的力量感感到非常的迷茫。


邵译农先生在反省着如果他当年六四时更多地拿起相机就好了。



当代语境下的迷茫重重,层层的剥离,让人有所顿悟。

在人人都有相机或拍照的手机事态下,而且传播不在是杂志、报纸独大,更有力量的是网络和微博,把信息传递到手上。像素、精度已不在是问题了。图片能广泛传播、带来想象不到的影响力的是图片传递内容。我的感觉摄影家在新闻摄影和报道摄影这儿已经失去优势或价值,而图片编辑却因此被推向更加重要的位置。因为图片编辑可以向社会组片,可以征集散落在人人手里的更现场、更直接、更震撼的图片,然后利用已经构置好的网络传播渠道。如果真正感人,微博的病毒式的传播,会超出人们的想象。

比如那位安监局长手上的表、比如前段时间“你能熬到第几张不流泪”、比如PS的刘翔被防爆警察的追赶。

而摄影师的方向在哪儿,个人觉得应该在更系统、更全面地、更有深度地表现当下现实问题上,而不在时效性、和煽情上去费劲,引向更加理性、深刻的思考。

最后,主持人杜曦云老师发问“大家会后该干嘛?”引发了高潮,李国华老师抛出的“火山口”言论,让人顿时如坐针毡。

"这个国家是我们休戚相关的,在座各位不是都能移民到美国的,那些政府官员可以把自己的子女全部统统弄走。当这个国家真的到了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地步的时候丢失的不是某个人的幸福,而是所有人的幸福。我们留在这里的人是什么样的中国,是混乱不堪、没有资源、到处污染,人和人也是充满冲突的一个国家的时候,我们就再也没有什么机会拍拍花和草了。"

 
会议让我从更高的视角去看待摄影和当下中国,但对暗流涌动的当下,对摄影人是机遇更是挑战。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