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一次大赛,就是一次检阅,这次以20张成组的专题参与比赛,的确是国内难度最高的比赛了。这样的比赛能够检验出国内影人的状态。

本着学习,总结经验教训,一口气认真看完了所有获奖、公示的作品,有些感触,一吐为快。

最失望的是深度专题,读后李楠的释题文章,最值得期待的是这个深度专题,结果看后不知所云,或者没有灵魂深度的触动,没有自尊的一群人是不值得大张旗鼓地关注。

最认可的是张克纯的黄河《白流活活》,感悟到他的对我们民族母亲河的深深的情感,依稀看到他唐吉柯式地骑着瘦马,持着长剑、盾牌,冲向虚无茫茫的沙漠中,寻刺那损伤母亲的凶手。。。。。。
他的画面规整精致、色调统一、节奏平缓、景物有序,一切都透出了他对原本高贵的母亲的尊重和深情。平静地揭示出对母亲的遗忘、六亲不认的种种劣迹,满眼的索取、榨干,没有关乎精美的岸堤、精致优美的河岸森林,这就是些只知索取,不计历史、文化的一帮“蠢猪”后代,我真想替他骂出来。但他比我有修养,最后他还是用一张希望、和危难同在的照片,结束了他的陈述。
整组中间有一张绿草地的钓鱼人那张似乎有点多余而打乱了节奏。
回过头来说他的自述文字,让我明白了应该怎么写这个自述:有情就要真切地表述出来。

最有启发的是杨延康的《藏传佛教》,这是最讲究视觉修养的一组,很多张照片都很经典,都是百里挑一的作品,但却印象不深。为什么?似乎都似曾相识,可能作为一个人汇集了藏传佛教的各个层面的精彩很难能可贵了,也的确是花费了杨延康十年的功夫,很难,但也很容易。容易在只要有图片编辑告书天下,征集成册的照片可能会不差多少,人多力量大哈!
这就是一难一易了。因为杨延康的图片还是没有深入到他们的内部去,只有深入,才能象筛子一样筛掉绝大多数的摄影爱好者,深入于家庭、生活,这是普通爱好者无法企及的领域。而在面上的照片,对自己再百里挑一,也敌不过成亿的摄影爱好者集体的力量呀。

最煽情的是刘飞越的《大货车夫妇》,故事煽情,特别是主角之一因车而亡,特别是这样高强度体力活儿的主角却是文弱而不惑的“老虎”,悲摧对比得强烈,这都是“情节”的功劳,但影像还比较粗糙。这让人一下看出了我们和欧美摄影的巨大差距。我们的影像世界刚刚起步,竞争力还不够,这样一个以“死磕”方式拍摄的故事就能脱颖而出。经典的摄影必须是故事和影像都很经典,影像的经典需要百里挑一的概率,所以需要长时间反复地拍,才能有挑选的资本,这集不到20多天的一趟跟车,是没有多少挑选的余地的。

最让人敬佩的是李江树的《在路上》,这是最能把握、表现中国人文的一组,文字对当下国人的人文状态有所准确、哲理地表述,图片和注解文字把传统文化、习俗表露淋漓,都是些百里挑一的好照片,说明了李老师的作品数量丰实,有底蕴哈。但图片的后期制作粗糙了,如果能有暗房高手或象尤金史密斯那样非常看重后期的艺术性制作,这些照片会更加打动人。

最精明的是魏民老师的《灰领》,魏民老师前期文案工作扎实,能独辟蹊径瞄准大都市里的中坚阶层却被镜头忽视的灰领,表现出他们的生存状态和精神状态,让人耳目一新。但可能还是太仓促,影像的视觉还需要加以时日,替换部分表达了意思但不生动的图片。

邓博仁的《我们被包围了》和我们四月风的黄雅莉老师的作品主题相似,但没有黄雅莉的作品明晰、打动人。我认为邓博仁选择黑白来表述这个主题就错了,我们要很费劲地在图片里辨析他要表述的意思,如果是彩色,一目了然了。

火炎老师的《新桂林山水》,有深度,让人思索,但景观摄影哈,不生动,没激情,与张克纯的黄河《白流活活》的感染力上有了差距。

吴国方的《排队的变迁》让人感触,但就是资料片,图书馆存档的那种。

王兵的《殇痛渤海湾》,编辑常识上有缺陷,让珍珠散落到垃圾堆里了。

郑忠民的《人家物语》,图片不精致,面对一堆静物,却拍得这么匆忙,还要得奖让人反思。

邱伟荣的《春运表情》,虽然以小见大,但太单薄了,让人怀疑起整个比赛的含金量了。

苏晟的《中国式童年》,在摄影语言的一致性上有缺陷,2011年和之前的语言有差异。艺术的摆拍和纪实拍摄都是合理的,艺术的摆拍是唤起观众的共鸣,作者自己主观的表述,只要踩准点,可以得到大多数人的共鸣,就说明主观的表述准确。纪实拍摄却是呈现事实,让人去联想、感悟、去下结论。放在一起,让人不知怎么一种心态去看。

写累了,就到这儿吧,一点个人的直接的看法,对我自己有用,对大家,就看着办吧!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