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老李,46岁了,云南金沙江边的水富县人,外出闯荡多年,在煤矿干过几年,他自己觉得在煤矿那几年把身体搞垮了。来到广州才两年,经人介绍到环保局当马路清洁工。主要是干顶班。(注:两班倒的环卫清洁工在一周一换班的过程中会有一个班的空缺,需要有机动的人员顶上去,这就是顶班。上班地点和时间都不是固定的。)

由于机动,时间上凌乱,不容易和同事有交往,同时,云南在广州打工的不多,老李自己又不是很开朗的人,没能建立起自己的朋友圈子。




严冬了,老李时常在旁边的理发店里蹭看一下电视。




平时见不到云南老乡,只能混迹在周围的湖南邻居家中,但他总觉得没那么顺畅。




老李尚无妻儿家室,父母都过世了。他说现在先搞定生存问题,女人的事没精力去管它了。虽然自己只读了小学,但生活作风上他认为还是要堂堂正正的。

一谈到上次和这附近的一个生过小孩的中年妇女打牌时,那离异了的妇女说他摸牌时故意去摸她的手时,老李就忍不住愤恨起来,“我还根本看不上她!”


 

一个月1300多元工资,四个星期天都加班的话,可以拿到1800。由于主要干顶班,地点和时间都不固定,基本上都得吃盒饭,一日三餐30-40块钱,300多元的房租,基本上没有了剩余。虽双亲都过世,且无妻儿,无所牵挂地,平时还要挤点钱来抽点烟,喝点白酒。


尽管经济上也很拮据,但他最不开心的还是寂寞、孤独。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