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摄影人经常都在争论真实的问题,摆拍的问题,当代艺术的摄影问题,经常争论得无解,刚读了《摄影批判导论》第一章“关于摄影的思考”的第三节‘当代论辩’,似乎有了个合理解释。作者抛出了“真实的相似性”概念,并提出“只要视觉再现有助于建构并确认我们的身份认同感,那么,摄影影像显然就具有写实和亲切感,让它成为一种特别的推动力量”。

这将我们原来认定的“真实存在”改为“真实相似性”,从原来的影像权威感源泉,转变成更看重影像力量感的源泉,这似乎的确更前进了一步,从最终的目的来解释更加直接、高效。
同时,也反映出作者着眼点是影像的作用和价值。
作者呈现了混乱的批判界、理论界,只是在打烂过去的坛坛罐罐,但新建家园还没有蓝图。虽然混乱,但对影像的评价还是集中在“能指”“所指”上,我们通俗说的“形式”、“内容”上。争论主要分为两派即“实证派”和“诠释派”,用我们通俗的话说就是“客观派”和“主观派”。
为什么摄影的批评界这样混乱?因为摄影的评判工作是非常复杂,“在科学、社会科学以及人文科学领域中,摄影的位置都是高高在上的”P40。“不要把摄影理论与一般的文化理论混为一谈,因为他认为静态的摄影影像有其独特的特质”P41。因为它包裹了时代性、地域性、社会、政治、经济、人文、科学等等的信息。
这样的两个派别造成了两个似乎相互矛盾的摄影理论在共同运用摄影批评界:实证派的“写实主义”和“诠释派”的“当代主义”(这是为了叙述方便,和我们前段时间争论的国内当下当代艺术的概念,暂且取个名字,内涵是一致的,可意会)。

一个认为摄影最重要的特征就是摄影的指涉性,而指涉性的关键是物质性的存在,即被摄物的真实存在,正是这真实的存在才给予了影像傲立于其它视觉传媒的权威感;另一个认为摄影就是“在特殊的社会与历史语境下,为了特定目的而拍摄的特定作品”,“是一种表意实践”,强调的是表达出真相,不追求“表面的真实”。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当代艺术的“追求真相,不求真实”。最形象的例子就是王庆松的《家》和郑顺赞的《现实离理想有多远》。

这样,两种理论似乎在根基“真实”上有了根本的矛盾,但它们又有共同的目的地“真相”。两种都有力量的摄影,怎样找到共同的判据?真实和真相有多少距离,有没有交汇点?
这本书给出了答案:真实的相似性而不是真实的存在。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