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文明的冲突》书中,一开始就着重把文明和文化的差异作了明析:文化是基础,文明是之上的分类,更强调世界观的明确。所以,以大宪章为本质的西方文明是诞生于8世纪,而不是古希腊。

比较共识的看法是人类至今存在12种文明,其中七种文明已经灭绝。目前尚存的5种文明包括中国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西方文明。有意思的是中国文明下指向的大问号。我想,作者也是对在文革中被彻底切断的儒教和中华文明是否还能延续产生疑惑吧。

伟大的宗教是伟大文明赖以建立的基础“,在韦伯提出的五个世界性宗教中,有四个——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儒教与主要的文明结合在一起。而佛教却不同,它实际上在印度绝种以及它之适应于和被结合进中国和日本的现存文化,意味着它虽然是一个主要宗教,却一直不是一个主要文明的基础。

这样将儒家文化传统作为一种宗教的观看方式,让我一下子醒悟:哦,我们中华民族原来还是有自己的信仰的,只是被中断了一会会儿。

欧洲基督教文明作为一个独特的文明最早出现于8世纪,在财富、领土、军事力量以及艺术、文学和科学成就上都远远落后于当时唐宋的中国、8-12世纪的伊斯兰世界、8-11世纪的拜占庭。不过,经过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社会多元主义、扩大的商业和技术成就为一个全球政治的新纪元。

”西方的兴起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使用武力。 西方赢得世界不是通过其思想、价值观或宗教的优越,而是通过它运用有组织的暴力方面的优势。西方人常常忘记这一事实,非西方人却从未忘记。“所以,现在西方的逻辑惯性就是武力是文明兴起的先决条件。中国领导人要想韬光养晦地和平崛起,这不合乎西方的逻辑呀。

塞谬尔。亨廷顿说"西方普世主义者的幻想和全球文化多样性的现实,是否会不可避免和无法改变地导致道德和文化的相对主义?在多文明的世界里,建设性的道路是弃绝普世主义,接受多样性和寻求共同性"

亨廷顿最后推崇新加波在「确认共性」上的做法:倡导儒教价值观的同时,坚持所有人必须接受英语教育并能够讲流利的英语。

这让我想起10多年前,我第一次去到新加坡,站在乌节路上,看到迎面交替走来说说笑笑的各色传统服装和肤色的新加坡人,有华人、印度人、马来人、印尼人、非洲人、西方人,目不暇接,深深地被新加坡的包容力、活力所震撼,真的活力四射呀。多好的人类文明鲜活地交融的示范。

对我们拍摄城市化题材的人,他的第四章第三节“上帝的报复”就很有参考性。

他的主要论点是:在以意识形态比拼的冷战结束之后,全世界掀起了一场宗教的大复兴,特别是在伊斯兰教、东正教的区域。究其原因是20世纪后下半叶席卷世界的社会、经济、和文化现代化进程而造成的,认同和权力体系长期存在的根源瓦解了。人们从农村移居到城市,脱离了他们的而根基,从事新的工作或没有工作。他们与大批陌生人相互作用,面对着一套新的关系。他们需要新认同根源、新形式的稳定社会以及一套新的道德规范来赋予他们意义感和目的感。正如李光耀对东亚情况的解释的:
我们是在一代或两代人的时间内进行了工业化的农业社会。在西方用了200年或更长时间才做到的事情,在这里只用了大约50年或更少的时间。所有的一切都被挤压进一个非常短的时间框架内,因而注定会有脱节和失误。如果你看一眼哪些迅速发展的俄国家和地区——韩国、泰国、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就会发现一个引入瞩目的现象:宗教的兴起。。。。。。旧的风俗和宗教——祖先崇拜、已不在完全令人满意。人们在寻求关于人类目的和为什么我们会如此的更深层次的解释。这与社会中准在巨大压力的阶段是联系在一起的。


亨廷顿的叙述是:冷战结束后,世界就结束了以意识形态为判据的二元世界的划分,进入了以文明为主要因素的多元、精彩的世界。 没有了生存的危险,人们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改善生活、促进发展的精力上来。全世界信息沟通的加快,使大家都羡慕西方现代化的物质生活,现代化就成了全球非西方世界的统一步伐,但现代化不是西方化。

由于识字率还不高,全球信息沟通还不顺畅,很多非西方的教育还是小圈子范围内的,冲击小,不能全球化,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