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天出版的《南风窗》2014年第8期的图片栏目里刊发了李东的《广州非洲人街》影展的部分图片,文字由宝汉直街社区社工、中山大学人类学及社会学学院在读博士生牛冬著文。
图 李东   文 牛冬

广州作为中国的最重要的口岸城市之一,过去十余年,依托制造业和广交会,迅速成为中国与非洲国际贸易链条中的重要桥梁。随着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日益加深,越来越多非洲人带着自己的“中国梦”从遥远的非洲大陆来到南中国的广州。
早在上世纪90年代,非洲商人便开始涌入广州,在越秀小北、下塘西及白云三元里一带,形成了亚洲最大的非洲人聚居地,如今在此生活的非洲人,究竟有多少还没有精准的官方数字,坊间传说可能高达20万之多。对于大多数前来广州的非洲人,他们学会的第一个中文词汇就是“小北”,第一个住所几乎都是宝汉直街上狭小廉价的单间。
宝汉直街,一条位于广州市中心地带的城中村老街区,是初到广州的新人向前辈请教经验的学校;是勤劳的商人交流市场行情,汇兑货币,与珠三角工厂中介洽谈生意的交易所;是夜幕降临寂寞的浪人茶余饭后交友谈心的归宿。恰如异乡人来到一个陌生城市的车站,宝汉直街是非洲人致富之路的起点。他们中的多数,如果顺利,从中非贸易中赚得第一桶金后,便会把他们的亲人接来,开始寻找在广州乃至珠三角的靠近市场、生活更加舒适便利的新居所,那里才是他们的下一站。
游走在宝汉直街的非洲人,带着一个来中国做生意的简单梦想,将中国的廉价商品运回非洲。在白天匆匆的路人和晚上疲惫的身影背后,也许是买到合适商品、收到货款的喜悦;也许是徒劳一天、生意坎坷的悲伤。这些画面,看起来和中国的农民工务工潮多少相似。然而,有一点确实很不相同,他们不是中国人,而中国也不是移民国家,居留、劳务签证问题就如这块梦想之地的魔咒。在一次次的突击检查中,甚至有一些合法的非洲人也感到不安,还有人流下了泪水。
这些肤色与我们截然不同的异国公民,多数是他们社会中的佼佼者。就和早期到海外淘金的华人一样,只有那些敢于离开家园外出漂泊闯荡、敢于承担失败风险的人们才能获得在物质财富和社会地位方面的最快飞跃。谁又知道今天你我在高档餐厅、商场甚至自家小区遇到的获得成功的非洲人,他们刚到广州的时候,连钥匙、煤气炉等也不会用,实在急了踢门进入房间,煤气用完了连炉带罐搬到房东面前。
事实上,这条街承载了一个国际都市的多元性,这里不仅有来自几十个国家的非洲人和中东人,也有来自中国西北、西南的少数民族;这里不仅有广州本地人,也有来自中国各省的外来务工人员;这里就如活态的博物馆,展示了多样化的国家、种族、民族、族群、语言、方言;这条街其实就是这个城市的人文景观和文化遗产。与此同时,一系列如外籍人士的管理、治安、卫生等问题也伴随而来。
也许多少年后,广州会有条“中外友谊之街”,它的名字就叫“宝汉”。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