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录制《外国人在中国的生活》,广州一个多星期,再转战上海。
有两丹麦游客在中国边打工边旅游,觉得中国很开放,西方人在中国很容易找到工作和生活,回到丹麦后给电视台提了个节目提案就是看看外国人怎样在中国生活。提案获通过,刚好看到我的广州非洲人街影展,在丹麦就通过中大李志刚教授与我联系了。来到北京后又通过四月风罗大卫再次确认,5月16日下午我带他们一行6人来到宝汉直街。


二主持人希望能以介入式体验外国人在中国的境遇,拟找到黑人在广州的店铺去打工几日,也与我录制了对话:其中问及广州人对白人和黑人的态度,为何不惧白人而害怕黑人?我的了解和回答是不惧白人是我们比较关注白人,主动了解、或获得的信息比较多;而黑人平时没怎么关注,不了解而产生恐惧,特别是负面的信息又传得快被放大了。我以自己亲身体验告诉他们刚来这条街时不时地害怕,居住半年后,其实这里没什么两样,大家都是来讨生活的。




一行六人,两个制片人,一个中国方制片人,两主持人,一个摄像师。第一次接触电视节目录制,这个摄像师厉害,一个人搞定所有技术工作,包括录音,最容易出故障的是录音,图中摄像师又停下来调试录音唛。



最左边的女士和小伙子其实是最有话语权的——制片人,人不可貌相哈。



想想视频的录制,实在是比拍照麻烦多了,想藏都藏不了,直接地面对面。



宝汉直街的商业区走完了,就坐下来访谈、聊天了,他们拍完我,就该我拿起相机主动一下了。




主持人之一,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汉堡,另一个主持人,叫可乐。



汉堡给可乐展示我用他Iphone拍的他在“全世界最平价西瓜”栏处的留影。看来很满意我给他拍摄的。



最忙的艺术小伙子。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