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4年9月26日,第四届“中国银幕”电影节将于法国巴黎拉开帷幕。届时将在法国巴黎、德国萨尔布吕肯和意大利罗马展映由中国导演拍摄的以中国社会为主题的纪录片。本次活动将持续10天,正值“中法建交50周年”之际,该电影节也将成为中法两国重要的文化交流纪念活动。 “中国银幕”电影节作为法国著名的四大中国电影节之一,是由法国知名制片人兼导演米歇尔·诺尔先生于2009年创办,电影节挑选中国导演拍摄的纪录片到欧洲展映,并在影片放映后,邀请西方汉学研究学者、中国导演等进一步参与影片剖析及与观众互动交流等活动。与此同时,名为“中国的非洲聚居区”和“广东教堂里的灯火与信仰”的两大摄影展也将与电影节同期举行,以期望给西方观众留下更全面更具象的“当代中国”印象。
米歇尔·诺尔先生:

 
   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作为法国知名制片发行公司ICTV的董事长,您同时也是“中国银幕”电影节的创办人,此次想要向您请教电影节三个方面的信息:电影节由来、影片甄选以及团队组织。


第一部分:电影节由来

新欧洲问作为巴黎著名的四大中国电影节(“巴黎中国电影节”“Shadows电影节”“中国银幕电影节”以及“法国中国电影节”)之一,中国银幕纪录片电影节今年将举办第四届,我得知该电影节于2012年中国春节期间举办第二届、2013年9月第三届,请问首届举办是在何时?

米歇尔·诺尔: 首届电影节是于2009年在香榭丽舍大街旁的林肯电影院举办的。当时我想要尝试性地了解巴黎的观众对中国纪录片是否感兴趣。结果却相当地令人满意,我们在第一场电影展映时只有25位观众到场,后来观众越来越多,影院座位都不够了,我们只得遗憾地将部分后来的观众拒绝在门外。对我而言,这次尝试让我知道法国人很想了解和发现中国。

 
新欧洲:您能向我描述一下您所理解的“中国银幕电影节”吗?

米歇尔·诺尔:这个电影节对我而言有双重意义:一是能让法国观众,甚至欧洲观众通过中国纪录片,更真实地更好地了解当代中国;同时,这是给中国年轻一代的电影工作者打开的一扇与西方电影市场学习合作的窗户。

 
新欧洲:您为什么选择了“中国”?

米歇尔·诺尔:我是个充满好奇心的人。在我还没有去过中国之前(20年前我第一次去中国),我并不了解这个国家,甚至,我对中国的印象,停留在我的西方教育背景灌输给我的中国神话和诸多大而含混的概念上。中国,一个陌生遥远的国家,要去了解中国人对我来说是一件遥不可及甚至完全没有想过的事情。然而在我去了中国之后,我发现了许多新奇有意思的东西,我因此很想把这种感受分享给我的同胞。这种探索和分享,正如饮食和畅饮对我的意义一样,是充实我生命之乐事。

 
新欧洲:中国银幕电影节选择的纪录片多以中国社会时事为背景拍摄,据我了解,您曾在大学时修习社会学,是否是社会学的学习让您对现代世界、现代中国的变迁尤其关注呢?

米歇尔·诺尔:可以这么讲,我对时事、社会问题感兴趣是因为我在大学修习社会学时接触了许多西方时事纪录片,这些纪录片展示着那个时代的毕业生、老龄化、贫困等社会问题。另外,这些问题所涉及的体裁可以覆盖大量的观众,因为社会问题是没有国界的,任何国家都有可能在面临这些困难,我们因此可以称之为“世界性体裁”。中国社会的情况则是这其中非常有意思的,因为这个大国长时间的封闭国门,却在近代迅速地融入了全球化的浪潮,这其中有许多值得深思的。

 
新欧洲:中国人常讲万事开头难,您在组织第一届电影节时是否有遇到困难?

米歇尔·诺尔:有的,因为我们从零开始,什么都要“创造”……直到今天,我们在准备第四届电影节了,但我们仍然需要坚持学习。但是不管如何,我们对这件事情充满热情,因为我们在传递“真实”。

 
新欧洲:这个电影节是否达到了您的期待?

米歇尔·诺尔:不如这么讲,这个电影节让我深刻地明白了西方民众非常渴望更多地了解当代中国。从一定程度上说,并非真实中国被隐匿了,而是它很少被展现。中国官方向海外输出的电影总是在讲述一个美丽雅致甚至完美的中国;部分西方导演拍摄关于中国的电影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吹毛求疵刻意展现一个诟病多的国家。在西方,民众们也知道中国同欧洲社会一样,不断在进步不断在改善。然而这个被推到风口浪尖的国家,到底是怎样的,西方人其实很想要了解得更多。

 
新欧洲:(一个题外话)关于电影节举办的月份:2012年那一届是恰逢中国春节期间举办的,为何后来将时间改为9月?有没有特殊的原因?

米歇尔·诺尔:其实过去我们在中国新年的时候举办过两届,后来调整时间有两个小原因,一是中国新年期间中国媒体管制会非常严厉,偶尔也会有一些游行;另外中国新年期间我们很难邀请到中国导演到法国,于是后来我们将时间改到9月,也是恰逢中国中秋节,这是不是更好一点呢?

 
 
第二部分:电影节的“电影”

 
新欧洲:您是否会参与部分入围影片的前期拍摄和制作?或者给予部分影片导演在拍摄上的指导?

米歇尔·诺尔:今年入选的22部作品,其中有3部是我们公司(ICTV)作为制片商的。我希望入围的电影能更创新多元,因此许多作品是由中国导演独立完成的。

 
新欧洲:甄选电影的标准是什么?

米歇尔·诺尔:我们的目标是给大众从各个方面、尽可能多元地展现中国。甄选电影的过程中,我们以长片优先,但同时也接受中篇和短篇作品。您可以在入围影片名单中看到独立纪录片、商业委托片、剧情纪录片等多种类型。核心的甄选标准就是多元,尽可能真实地展现一个“接地气”的中国,让观众通过影片中的对话来进行“构建”中国印象。这个甄选过程透明而真诚。

 
新欧洲:甄选电影的工作是由您一个人完成还是由一个团队完成?如果是团队,团队由哪些人员组成?

米歇尔·诺尔:预选过程由团队完成,电影节的代表、中国制片人等。当然,我们偶尔也会向我们的中国朋友咨询建议。

 
 
新欧洲:中国社会变迁十分迅速,这期间不乏西方导演拍摄的关于中国社会的纪录片,然而中国电影节影片仅选用中国导演的作品。您觉得中国导演拍摄的中国和西方导演拍摄的中国,除了拍摄手法、剪辑手法上的不同,还有什么本质差异?

米歇尔·诺尔:对别国对外物的探索,最重要的是警惕文化、教育背景的陷阱,文化和教育背景差异往往使我们在认知别人的时候,错误地用自己固有思维方式去解释、理解别人,因此结论往往南辕北辙。西方社会和中国完全是在两种不同的社会机制下运转的,民族概念也有太多不同之处,西方更讲究个体,或许中国并非如此。还有一点,纪录片讲故事的方式,中西导演也有相异,“戏剧评论”式影片在西方纪录片中盛行,评论在某种程度上会掩盖现实状况,这就有可能影响观众对于真实中国的理解。

 
 
新欧洲:您个人是否有比较喜欢的中国纪录片体裁?诸如环境、饮食或是别的?

米歇尔·诺尔:我对于社会时事类题材最感兴趣,特别是用矛盾呈现的方式拍摄的日常中国,例如人口迁移、隔代问题在日常生活中的体现。说到底,是因为可以从中观察到社会变迁的戏剧性。

 
新欧洲:作为中国银幕电影节的创始人和负责人,您也多次前往中国,我想,您是非常了解中国的,那么您是否可以谈谈对于中国现状的看法。

米歇尔·诺尔:
对中国的发展充满敬意,这个国家在发展中甚至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然而,令人欣慰的,我观察到,中国年轻人充满锋芒,眼光开阔。
同时,我也很惊讶,今天的中国更像是一场棋牌游戏中一轮新的分牌,一切重新开始,这个社会给人的感觉是,“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吧”,历史在这个国家像被割断了。
这三点体会,让我想要强调,中国和我们所处的社会截然不同。既丰富又充满忧虑,欣慰矛盾、危险,非常复杂。
这个国家生活方式日益丰富,虚拟力量也在不断扩大,断代的历史感以及太多的东西,真是让人好奇,渴望去探索她。

 
 
第三部分:电影节的组织

 
新欧洲:组织本次活动的团队是由哪些人组成?

米歇尔·诺尔:电影节的团队主要由几个人组成:专职人员、ICTV点子小组、文化交流小组。近期我们还组建了一个十来人的临时团队,负责传播、翻译、技术等具体工作,或许有一天我们会将团队扩展到中国去。

 
新欧洲:主要通过什么途径进行宣传,以便让法国民众能得知此类活动?

米歇尔·诺尔:不瞒您说,宣传是我们的弱项。我们鲜有大的传播途径,目前主要是通过社交网络以及学校的刊物进行传播。当然,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也欢迎更多志愿者加入我们,宣传我们的活动。

 
新欧洲:据了解,电影展映时票价一般很低,我是否可以理解为该活动并不盈利?如果是,那么组织活动的经费是由ICTV承担吗?

米歇尔·诺尔:感谢您提出这个问题,举办这样的活动对我们而言不是一笔小的支出。ICTV承担主要的费用。但今年,我们也有了许多合作伙伴,其中广东广播电视台给予我们赞助。

 
新欧洲:从宣传海报上看,此次活动邀请到了德国政治家、电影制片人芭芭拉·雅各布斯,意大利学者Markus Nikel,及法国学者、导演VincentStevance,这些受邀人均会是参与影片展映后讨论的汉学学者吗?

米歇尔·诺尔:不是的,这个您有所误解。本次活动是我们第一次将这个电影节扩展到欧洲其他国家,德国和意大利,他们是在德国和意大利组织活动的特别代表。我们想尝试扩大范围,如果效果不错的话,我们会考虑2015年在更多欧洲国家举办这个活动。

 
新欧洲:本次活动预期有多少欧洲民众会参与?

米歇尔·诺尔:预计放映时三千左右观众会参与观影。另外,请您也要相信,中国纪录片正在迎来她的春天,同时,如今在法国,中国银幕电影节也是街头众议的话题了。
 
记者:小梅)
(完)
评论区
最新评论